東西問·正定四塔丨漢學家書中的這座中國古塔如何“抽梁換柱”?

時間:2024年05月27日    熱線:0311-85290821   來源:中國新聞網

  中新社石家莊5月24日電 題:漢學家書中的這座中國古塔如何“抽梁換柱”?

  作者 王宗漢 文龍杰

  20世紀是世界與中國互動的重要歷史時段,常被作為觀察“中國歷史中全球共時性”的時間切片。如將鏡頭對準“切片”中的中國傳統建筑篇什,視野之內堪謂“灼灼其華”。焦點移至中國北方,河北省正定縣內的凌霄塔,為何會吸引住德國漢學家的目光,并進入日本建筑學者和瑞典美術史家的照片?

  磚、木與韻律感

  甫進入20世紀,德國建筑師、漢學家、藝術史學者恩斯特·伯施曼(Ernst Berschmann)就來到了中國,歷時三年左右(1906-1909)用照片與分析圖記錄了中國大江南北的建筑外觀與構造,并就此開始其長達半個世紀的中國建筑研究與寫作。

河北正定天寧寺凌霄塔。中新社記者 翟羽佳 攝

  在伯施曼的記述中,凌霄塔是一座始建于晚唐的9層佛塔,當時高達59米(因地震等原因,現高約41米),相當于現代的近20層樓高。凌霄塔一至四層為全磚塔身,系宋時重修,五至九層為磚木結構,為金時重建。凌霄塔9層層高不盡相同,隔數層則遞減高度,伯施曼贊其具有“獨特的韻律感”。

凌霄塔塔檐,可見其磚木混合結構。中新社記者 翟羽佳 攝

  盡管當地人習慣稱凌霄塔為“木塔”,實則為磚木混合結構。伯施曼將其歸為“疊層塔”類,但似更“偏愛”其磚,稱之為“八角磚塔”。伯施曼沒有進入該塔內部,塔內的情況,他是依據日本建筑學者關野貞和瑞典美術史家喜仁龍(Osvald Siren)的照片進行描述的。

  當年凌霄塔所在的天寧寺,規模宏大,富麗堂皇,暮鼓晨鐘,香火鼎盛。該寺始建于晚唐,北宋年間奉敕改為天寧禪寺,原有沿禪寺中軸線所建的牌坊、天王殿、重門等多種建筑。因歲月漫漫,寺院屢遭厄難,至民國初年,殿堂已一一毀壞,現主要建筑僅存凌霄塔。

  現在的天寧寺以街心公園的形式存在著。寺前有一座牌坊,還有一座清代石拱橋。走過山門和石橋,還有個不大的廣場。步入寺院,在一睹凌霄塔面貌前,還有兩對一大一小的石獅把守在門前。一對大石獅是元代的,眉頭緊鎖、外形清瘦,憨態可掬;一對小石獅則是明代的,位于大石獅之后,呆萌可愛。

  “定海神針”與“抽梁換柱”

  凌霄塔“半身為木”,歷經風雨,屹立千年不倒,要歸功于擁有“定海神針”塔心柱。

  塔心柱是中國古塔塔內的構造形式,以一巨大木柱矗立于塔中央,自塔頂直至地下,每層有橫梁支撐。凌霄塔的塔心柱在塔中穩立,而在每一層各有木梁分八個方向支撐古塔的八個角。中國古建筑學家羅哲文曾指出,“我國現存實物中,僅天寧寺木塔尚存這一種結構方式!

  盡管有塔心柱作為披風瀝雨的“定海神針”,但因塔心柱為木質,凌霄塔也并非沒經歷過危機。至北宋時,凌霄塔的塔心柱出現了朽爛,導致凌霄塔傾斜,成了中國的“比薩斜塔”,正定(古稱真定)城內工匠都無法勝任修繕工作。據《宋史》載,“真定構木為浮圖十三級,勢尤孤絕。既久而中級大柱壞,欲西北傾,他匠莫能為!边@時,一位名叫懷丙的僧人出現,《宋史》說他“巧思出天性,非學所能至也”,懷丙施展巧技,扶正了這座正定的“比薩斜塔”。史書記載,“懷丙度短長,別作柱,命眾工維而上。已而卻眾工,以一介自從,閉戶良久,易柱下,不聞斧鑿聲!睉驯蜕姓罩柘鏊性械乃闹隽艘粋新柱子,做好以后讓工匠給運上來,然后屏退眾人,只帶了一個人,不使眾人“聞斧鑿聲”,就把朽爛的塔心柱換了下來,而塔下的人便看到凌霄塔重新正了過來。

  盡管并沒有史料詳細記載這一“抽梁換柱”的神奇技藝,但在正定縣文物保管所文物旅游科副主任張偉看來,懷丙的方法與現在修大殿時換柱腳是類似的,可以先將屋檐頂起來,相當于在塔中放一座千斤頂,后對塔心柱進行更換,但兩個人是否能完成這樣的工作,就難以考證了。

  凌霄塔的內部構造使其能夠讓人登臨遠眺。其一至三層為青磚結構,踏跺設于雙層塔壁間,游人登塔,需從未開窗的三層磚結構塔身中登起;自四層向上,則豁然開朗,有木制樓梯盤旋而上,直至塔頂層。這樣精妙穩定的磚木結構,在中國已屬罕見,在日、韓等國家更是不存。而如凌霄塔般高大,能夠供人登臨的佛塔,即使在復建眾多佛塔的日本,也是罕見的。天津大學建筑學院教授丁垚認為,中國的塔,從北朝后期及隋唐時就可以登臨,是中國佛塔的一種特點,與當時的社會生活風氣有關。如唐代長安(今陜西西安)城內的大雁塔,當時人們登臨高塔,俯瞰都市,遠望南山,寫詩應和,登高游賞成為長安文化里不可或缺的部分,并且影響到全國。凌霄塔作為正定城內可以登臨游覽的塔,從文化角度來說,其世俗意味比宗教意味更濃厚。

2024年4月,時有游客參觀正定天寧寺凌霄塔。圖為游客駐足寺外拱橋上。中新社記者 翟羽佳 攝

  再讀伯施曼

  凌霄塔為人津津樂道,不僅是它那精巧的結構,還有附麗著的歷史故事。據張偉講述,中唐時期,正定一帶由張忠志統治。張忠志乃一唐將養子,安史之亂時,在不同勢力中反復。彼時唐代宗想要收復正定一帶,苦惱時,來到一寺院,祈福上蒼能夠讓他有機會和平地收回正定。寺中一人請代宗移駕前往尋找一法師,遣其前往正定游說張忠志。此法師名慧光,聽聞代宗言,雖不明就里,仍前往正定面見張忠志,不想此次游說竟是父子相見,慧光法師由此說服張忠志,正定一帶就此歸順唐廷。而為了紀念慧光法師的功德,慧光寺得建。法師圓寂后,寺內興建之塔得名“慧光塔”,這也就是凌霄塔另一個名字的由來。

  與凌霄塔一起為世界所知的還有一場悲劇。1937年10月,正定城淪陷,侵華日軍燒殺搶掠,該城逾萬民眾躲入教區避難。主教文致和(Bishop Frans Schraven)與其他8位教士為保護中國平民免遭日軍毒手,嚴詞拒絕日軍的無理要求,遭日軍綁縛,最終被殺害在凌霄塔下。教士們的英勇事跡,為中國人民所感念。2014年,在凌霄塔下,教士們殉難之處立起一塊紀念碑,向游客訴說這段往事;2017年,“抗戰初期‘正定教堂慘案’八十周年”學術座談會在京舉行,紀念教士們在中華民族蒙難之際表現出的人道主義精神。2021年,時任英國駐華大使館公使銜參贊戴丹霓(Danae Dholakia)也曾到訪凌霄塔,向為中國人民犧牲的教士們致以敬意。

  伯施曼以一位建筑學者和藝術史學者的視角,不帶偏見地觀察中國,眼中收獲的是中國的大好河山與精美建筑。他曾寫道,“我自踏入東亞始,自始至終堅定地認為:東方民族,尤其是中國,與現代開化民族門第相當,并駕齊驅!比缃,凌霄塔等中國古代精美建筑被世界所知曉,在中國與世界的“唱和”之中,顆顆文明交流互鑒的種子生根發芽,由是再讀伯施曼們的作品,令人不免心潮起。(完)

編輯:【李玉素】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Copyright ?1999-2024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人成精品视频三区二区一区,国产一区二区精品免费观看,不卡无在一区二区三区四区,国产麻豆91欧美一区二区